一隻收音機,
佇立在白色的空間中央。黑白分明。 
它作為一個見證者,默默的收集著在這個空間所發生的一切。
它不僅僅是一個數碼產品,更是一個進入回憶的載體。在人們走進這個空間(錄音機的收音範圍)的瞬間,便已經介入了作品的創作,每一秒都將被記錄。 
在這裡發出的一切聲音都是客觀的“當下”。
它在福州路655號這個空間,
一共收錄了5個小時的聲音,
然後像1950年代的實驗者把磁帶錄音的素材重新組合那樣,
我把收集得來的我存在/缺席的那些“當下”,
以波譜圖的形式轉換成視覺符號,
擷取、反轉、拉長、重組,
最後像一张拍立得照片一样,
過去被定格在一個個黑色相紙盒子裡。
於是線形時間被切斷再排列,
“當下”成為 “過去”,
無聲的圖像將重新呈現人、物與空間所發生過的關係...... 


“Memory is inherently constructive . . . 
we remember by rebuilding the past from bits and pieces—
and the same ability helps us imagine the future” 

Daniel Schacter
拉一條象徵性的時間線
我們在這期間
說了什麼
做了什麼
你無從知曉啊
一切發生的都已被篡改
因爲你也是缺席的狀態
Back to Top